快捷搜索:

香港蘇富比春拍“现代艺术晚拍”封面拍品吴冠

  本年适逢吴冠中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,蘇富比特于本季「现代艺术晚拍」隆重呈献艺术家七〇年代油画《荷花(一)》,作为封面故事,其不仅在尺幅上甲冠同期,在艺术语言的运用与自我形象的寄寓方面,同样无出其右,堪称艺术家的顶尖巨作。

  〈中国油画十家-吴冠中〉王鹤编(北京,世界知识出版社,二〇〇四年),13页

  〈吴冠中全集 II〉水天中、汪华主编(长沙,湖南美术出版社,二〇〇七年),236页

  〈世界名画家:吴冠中〉吴可雨编(石家庄,河北教育出版社,二〇一〇年),58页

  1972年,吴冠中渡过人生中最困难的时期,不仅从文革期间下放多年的河北李村回到北京,与家人重聚,长达六年的绘画禁令亦得以解除;尽管前半生历尽艰辛,其依然不减对于艺术的热情,铮铮傲骨,矢志不渝,与著名音乐剧《伊丽莎白》所歌颂的人性高贵品质同出一辙:

  尽管文革要到1976年才正式结束,但这否极泰来的转机,已经足以让吴冠中重获新生,囚禁己久的创作激情与灵感喷薄而出,成就他七〇年代的油画艺术黄金时期。为免卷入意识形态的漩涡,吴冠中此时开始致力耕耘风景作品,一步一脚印的广泛采风,从北京走向到全国,从中国走向世界,开启长达四十年的宏大旅程;作为旅程的起点,其北京主题作品尤富象征意义,放眼虽为风景,实则写我生平,绽放至善至美的生命之华。

  由于物资匮乏,吴冠中在文革期间主要以小黑板改装的木板创作油画,使用画布极为珍惜,都留给创作最精彩作品。按《吴冠中全集》及公开拍卖纪录统计,吴冠中在文革期间创作的油彩画布不过三十幅左右,而画幅超过一米的,几乎全是为博物馆或国家委托之作品,《荷花(一)》尺幅达120.5 x 90.5公分,是艺术家当时绝无仅有为自己创作的最大幅布面油画,纵观全球公共机构收藏的吴冠中作品,亦无如此题材,可以想象艺术家创作本作之时的无比热情。

  吴冠中画花,极少画室内瓶花,而喜以植根土地、生命力充沛的花卉入画,其拔地仰天、卓立世间的姿态,实乃个人性格之投映;由此可见,吴冠中的花绘并非传统意义上之「静物」,而是要透过新鲜活泼的自然景观,体现自己的生之热情。自1972年回归北京开始,艺术家多次前往位于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写生,画下一系列荷花作品。

  荷花自古即象征「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」的高尚品质,乃文人士大夫理想人格之象征,吴冠中画荷花,亦明言是「柔美的花却独具烈性之风骨」、「傲视群芳者的透红风貌……显得有些狂放、醉意」,这番形容,与传统的荷花形象既相似却又不同,与其说是谈荷花,不如说是艺术家触景自况,其画《荷花》之真意,亦可知表面上是写眼前美景,实则借景抒情,以曲笔为自己留下画像。

  吴冠中《荷花》油画画布,60.8 x 50.2公分,1973年作。2015年4月4日香港蘇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,成交价34,360,000港元。(图片版权/蘇富比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